老李:邯郸姬

发布于 2021-02-21 23:08


1967 GONTITI - humble music

邯郸姬亦称赵姬,史载其身出赵国豪门,初归吕不韦,后吕不韦出于政治投机目的,献于在赵为质的秦公子子楚,称子楚夫人,生子赢政。子楚还秦,是为秦庄襄王,邯郸姬即秦庄襄王后。赢政继秦王位,邯郸姬遂为秦太后。史籍未录其姓氏,只载其事迹。但可知她是被动走上政治舞台的。

据《史记·吕不韦列传》:“子楚,秦诸庶孽孙,质于诸侯,车乘进用不饶,居处困,不得意。”吕不韦是阳翟大贾,他到邯郸时,看到秦公子为质于赵,以为奇货可居,乃说动赵孝文王的夫人,使子楚回到秦国。子楚即位后,以吕不韦为丞相。始皇即位,将吕不韦放逐至蜀中。

《史记》记战国事,多本于《战国策》,这件事却写得曲折离奇:“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,知有身。子楚从吕不韦饮,见而说(悦)之,因起为寿请之。吕不韦怒,念业已破家为子楚,欲以钓奇,乃遂献其姬。姬自匿有身,至大期时生子政,子楚遂立姬为华阳夫人。”

《资治通鉴》把“吕不韦怒”句改为“吕不韦佯怒”,实在多此一举。吕不韦钟爱邯郸姬,不料子楚会有此要求,当然舍不得。他的怒是真怒而非佯怒,但为了“钓奇”(获取政治利益),只好割爱。邯郸姬归子楚时已怀孕,这不免让人浮想,也引发了两千年的隔世之争:有的说嬴秦应作吕秦,有的说《始皇本纪》应作“后秦纪”,有的说秦国比六国先亡,因为始皇继位后,嬴秦已亡了。

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这句话:“姬自匿有身,至大期时生子政。”“大期”有二说,一说是怀胎十月而分娩,那是正常的,没啥可说;另一说是十二个月,也即延迟两个月,而古文中延迟三十六七天也可称为两个月,况以彼时之条件,也不能确定准确的受孕日期,孕期相差一个多月原本平常。再说延迟与提前不同,这个没有什么可疑的。司马迁好奇,用邯郸姬“自匿有身”暗示后人。梁玉绳《史记志疑》云:“只缘秦犯众怒,恶尽归之,遂有吕政之讥。而究其所起,必因不韦冒认厥考之言诬辞,匿身一语,仍是奇货可居故智。”说得风趣,也是的语。

还有一说,始皇长成,邯郸姬将生父实情告诉了他,始皇岂有不念父子之情,而将吕不韦放逐之理?此说未必然,盖始皇是一个动心忍性之人,如果他知道自己非嬴氏之后,自必大损体面,早就将吕不韦处死灭口了。

邯郸姬为太后时,与嫪毐私通,生二子,与始皇是同母兄弟。后来嫪毐作乱被杀,始皇迁太后于雍(咸阳),为此事谏劝而被杀者多达二十七人。这些都不奇怪,奇怪的是《说苑》所载,说有齐客茅焦上疏曰:“陛下车裂假父,有嫉妒之心,囊扑两弟,有不慈之名,迁母咸阳,有不孝之行,蒺藜谏士,有集桀纣之心。”

好家伙,对君主而说这样的话,己经说尽记绝了,再宽容的皇帝也接受不了,何况是对秦始皇。况“假父”、“ 两弟”之语是为始皇大忌。可是结果始皇听后,即将太后迁回,并封茅焦为上卿。如此,前面死的二十七人岂非都是冤鬼?《说苑》与此前文章中提及的《西京杂记》一样,也是古小说,故此事只得存疑。

今天我们能够确定的,秦始皇的生父确是子楚,而邯郸姬前后有三个男人,即吕不韦、子楚和嫪毐。

2021-02-20




“虽无人追赶,恶人亦仓皇而逃”